公告版位
╭。☆歡迎來到本站☆。╮ ▩來留個言吧~ ▩本站有小說可以看唷~!((只差沒漫畫xd)) ▩本站有限制級滴小說~所以...""未滿18歲""ㄉ小朋友~乖乖去睡覺覺吼~ㄅ然你拔拔或麻麻發現ㄉ話會打你滴~( ̄﹏ ̄)♡小女子♡ㄉ忠告

第03



  激情過後,仲秋整個人癱在莫云身上。
  此刻,除了兩人的喘息聲,就只有微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響。
  誰都沒有開口,仿佛是在享受著剛才的激情所帶來歡愉及复雜的情緒。
  “你……”
  休息一下,恢復了體力,仲秋起身想要跟她說話,卻發現她不知何時已經因為太過疲憊而睡著了。
  這樣子就不行了?!他皺眉心想。
  如果今天不是因為她是個處子的話,他不會只一次就放過她。
  他以一種困惑及謹慎的表情看著她的睡顏。
  這是怎麼回事呢?
  她的熱情反應是他遇過的女人之中最為熱烈的,連洛陽第一名妓柳倩元一流的狐魅功夫也不曾使他如此失控過,可是他卻栽在這個未經人事的女子手中,甚至提早在她體內宣泄了!
  她的臉上還有著未乾的淚水,模樣看起來是如此的惹人憐愛。
  他很訝異她居然引出了他的心中沉睡已久的溫柔。
  看著在他臂彎中沉睡得宛如孩童般天真的莫云,仲秋的眼中不由得流露出迷戀的光芒,就在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碰處她時,他的手頓時停在半空中!
  雷仲秋,你在幹什麼?!
  怎可如此輕易被她的美色所迷惑?別忘了她有可能是你的仇人莫龍的女兒。
  他不甚溫柔的將她一把抱起,進入自己的寢房中。
  將她放在床上,只听聞她輕嗯一聲,換了個姿勢又沉沉睡去。
  仲秋靜靜地看了她一眼,隨即轉身離開。
  離開之前,他不忘將房門鎖了起來。
   
         ☆        ☆        ☆
   
  莫云醒過來了!
  她一個人呆呆地坐在床上望著眼前的景物失神著。
  這是怎麼回事?
  她張大眼,瞪著屋內的裝潢已經好長一段時間,眼前所見是她于電視劇中才會看見的古裝房間。
  沒有電燈,只有桌上的蠟燭;沒有水泥的牆璧,只有上好的檜木制成的屋子,沒有任何一樣她熟悉的東西。
  楚怜呢?子蘭呢?她們也平安嗎?還是已經……
  死掉了?!
  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令她感到不安,她緊緊地拉著錦被。
  一定是她想錯了!
  若那個男人喜歡古裝的打扮,那他將自己的家全都裝潢成古時候的樣子也不是不可能的。
  忽然間,家人的溫暖令莫云迫切想要回家,她想著父親跟哥哥知不知道她發生事情了。
  別怕!莫云,爸爸跟哥哥一定會來救你的。她這樣子告訴自己,鼓勵自己。
  她小心翼翼地下了床,雙腿間的疼痛令她停下腳步,她知道剛才被那個男人奪去貞操的事情是千真萬確,低下頭望著自己腿間的血污,眼淚又忍不住的涌上來了。
  就這樣子?從女孩變成女人的事實令她感到難過。
  她幻想過無數次浪漫又美麗的初夜,竟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無情殘忍的奪去了?!
  想起他強硬侵入她身體時的痛楚,她還是會害怕。
  她將臉埋在掌中,驚慌無助的哭泣起來。
  天啊!她好想回家!
  突然想起這會兒只有她一個人,她可以乘機逃跑的。
  她急忙振作起精神,卻怎麼樣也找不到她的衣服,不!應該說屋內除了現在她裹身的被子之外,根本沒有任何可以遮身的東西。
  他是故意的,因為這樣她就不能見人,但她已顧不了那麼多,她想要回家。
  衝到門口欲開門,卻發現她被人鎖了起來。
  “放我出去!救命啊!”她用力的拍打門,卻沒有人回應。她蹲身在屋內找她想要找的東西,卻只找到一把小刀子,不管了,小刀子也好。
  她轉在門邊,想要將門板刺穿出一個洞,可是她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也才划出道切痕。
  就在她專心一意的時候,門外有人開了鎖,她要閃開那人用力推進來的門板時,已經來不及了。
  “啊!好痛!”她的頭結結實實地被撞了個大包,整個人就像個布娃娃一樣跌在桌腳邊。
  在她聽到一聲男人的咒罵聲之後,她的肩膀就被一只大手給攫住,下一刻她整個人落入一個強壯溫暖的懷中。
  “你要不要緊?幹嘛躲在門邊?你……”仲秋過于關切及焦急的斥責在目光瞄到她手中緊握的小刀時停下來。
  他一手抓起她握小刀的手!
  “你想幹什麼?想殺我嗎?難道你真的是莫龍的女麼?”她的臉色一陣刷白。“不是的……”
  他冷酷無情的將她手中的小刀一把搶過,看也不看的往門外一丟,竟然准确無誤的射中停在欄杆上的小麻雀,然後他的手一揮,門便在他們面前合上。
  莫云的眼瞪得如牛鈴一樣大。這……這……好可怕的飛刀功夫!
  “你說!是不是想要殺我?”他的俊臉貼得更近的逼問著。“不是!我不是。”她蒼白著臉,驚慌的搖搖頭,驚訝這場惡夢為何還不醒。
  “那是想幹嘛……”腦中閃過一個念頭,他的目光馬上落在門上那道小小的割痕,心中一下子明白。“你不會是想逃跑吧?”
  他加重鉗制的力量,莫云痛得叫出聲來。
  “好痛!放開我。”
  “怕痛就給我安分點。”說完他輕鬆的將她抱起。
  莫云身上的錦被因為他的動作而滑落,露出勻稱修長的玉腿,她紅著臉,連忙將外泄的春光給掩蓋住,以免又引發他的獸欲。
  但是映入仲秋眼帘的卻是她兩腿之間的處子之血,憤怒的火焰瞬間消滅,快得令他有點訝異。
  他突然心生不捨及憐惜,小心溫柔的將她抱至床舖放下。
  “你的身子還好吧?”他關心問道。
  他的關切令莫云的心頭一震,卻也對他產生了些好感。
  “我沒事,嗯……你……”她想要叫他的名字,卻發現她不知道他叫什麼。
  “我叫雷仲秋。”
  “你可不可以放我走?我會請我父親給你錢的。反正色已給你劫去了,如果你願意拿了錢就放了我,那你就賺到了,人財兩得。”如果是綁票的話,給錢就沒有問題了。
  可是他卻只是以冷冷的目光凝視著她,好像沒把她的話聽到耳裡去。
  “在我沒有證明你是不是我的仇人之前,你哪裡也不能去。至於錢,我不需要。”
  他已經富可敵國,根本不需要那一點小錢。
  至於人嘛!他可不會放,因為他想要。
  “那你要怎樣才肯放我?”她有些氣憤的逼問他。
  可是他卻沒有開口,只是走到鏡台邊的木盆擰一條布巾回來。
  她的目光隨著他的動作移動著,“你想要做什麼……啊!”
  她來不及阻止他將她的雙腿扳開,然后用布巾小心溫柔的為她擦拭兩腿之間的血跡。
  “你不要這樣……”
  “你再亂動的話,我可不敢保證等一下會對你做出什麼事。”他強忍著翻滾的欲火,用著一種壓抑緊繃的聲音警告著。
  他的話讓莫云馬上不敢動,可是她從來沒有在男人面前做過這種動作,而他的大手沿著她的大腿內側一直向上探,接近她的私處時,她自然是不肯的。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閉嘴!腿再張開些。”他面無表情的命令著。
  這下子她可有些惱羞成怒,“不要!男女授受不親。”
  “不要?做都做過了,還美啊!”他的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
  居然敢嘲笑她!
  “你好過分,竟然這樣子說。我不屑你這种假惺惺的行為。你是個強暴犯,色情狂!”她含淚掙扎,想要掙開他的鉗制。
  “你說什麼?”他冰冷的問。
  她知道他生氣了,不知為何,她就是能感受到眼前這個男人生氣時不會像其他人一樣憤怒的大吼大叫,相反的,越是平靜溫和的語氣,越代表他是在生氣。
  “我有說錯嗎?”話一出口她就想要將自己的舌頭咬下,自己幹嘛又激怒他,要是他一氣之下殺了她怎麼辦?
  “還沒有女人敢像你這樣子反抗我,你該好好管一管你那會惹禍上身的嘴。”
  “這是我的事,你管不著!”糟了!她又气不過的回嘴了。莫云心中悲慘的哀號著。
  “你這個丫頭!你真以為我對付不了一個小丫頭?!”
  她的反抗令仲秋眼睛眯了眯,二話不說就將她推倒在床上,迅速的抓住她想要縮回的腿,然后將它們放在他的肩膀,而這樣子的角度及動作,讓她的一切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的面前。
  “不……”
  她想要起身抗議,卻被他冷冽的目光制止,他深沉的眼眸告訴她最好不要再違抗他,否則下場自行負責。
  她只能乖乖地躺下,任由他的手拿著布巾輕柔的為她擦拭沾有血的下体。
  她以為以他剛才的怒氣,應該會粗暴對她施以懲罰,可是他卻十分溫柔,一下子她心中五味雜陳,對自己這樣子被對待而感到羞辱,但是身子卻忍不住在布巾冰涼及有些粗糙的碰触下起反應。
  他的溫柔及體貼令她無法抵抗,她緊咬下唇不讓自己的呻吟出聲。
  仲秋望著她白里透紅的臉蛋,星眸微啟、咬著紅唇的模樣,讓他剛才已經被她挑起情欲的身子變得更加火熱。
  她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將布巾丟到一旁,用手指代替,他的手指不像之前那樣粗暴地蹂躪著她,只是慢慢搓揉她私密處的小核。
  “嗯……啊……”
  莫云開口抗議,卻只能發出令她羞赧的淫叫聲,她想要抗拒,卻發現自己在他手指的挑逗下竟然失了力氣。
  “求求你……放我回去,如果我不是你的仇人……”她嬌喘吁吁地求他。
  “要我放了你?”他輕聲的說,唇從她平坦的小腹沿著她光滑細嫩的肌膚往上又吻又舔的。他的手撐在她的頭的兩側,黑眸直瞅著她泛紅的臉龐,冷冷地啐了句,“不可能!”
  “你!”他的回答令莫云感到不可思議。
  “聽不懂嗎?我說我不會放了你,因為我發現從沒有一個女子像你這樣子令我銷魂,如此輕易讓我產生欲望的女子不多,所以,我要你。”說完,他的唇覆上她的。
  從來不覺得吻一個女人是這樣美好的感覺,想一想也只有她可以給他這種感覺。
  他私心的想要將她占為己有,一輩子鎖在自己的身邊。
  可是莫云卻不是這樣子想,她認為自己是遭到綁票,所以心中的害怕令她做出了反抗掙扎的動作。
  她用力咬住他的舌頭,直到嘗到鮮血的味道。
  仲秋陡地离開她的唇,“你敢咬我?”
  她的唇邊沾有他的血,但她沒空多想,用盡全力推開他,然後一鼓作氣的拉著錦被往外衝。
  “站住!你這樣子……該死的女人!”
  仲秋連忙沖出去,正當他以為她已經逃出庄園時,卻發現她一臉慘白的蹲靠在大門邊。
  他急忙沖到她身邊,“莫云,你怎麼了?”
  她忽然這樣子令他的心沒來由地狂跳著,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莫云緩緩地抬起頭,美麗的臉龐滿是不可思議,眼泛恐懼的淚光,問著他,“這是怎麼回事?車子、房子怎麼都不見了?”
   
         ☆        ☆        ☆
   
  眼前只見穿著古裝的人來來往往,小販的叫賣聲清楚的傳來。
  沒有高樓大廈!
  充斥大街小巷的汽車及機車也不見了!
  這樣的場景不可能是惡作劇!莫云的胃開始絞痛,她只能無力的抓住仲秋的鐵臂。
  “快告訴我,你是在騙我的吧?我還是在台北,今年是西元兩千年,你是二十一世紀人。”她的身子顫抖,機乎讓她說不出話來。
  仲秋皺起眉頭望著她,“你在說什麼?西元兩千年?現在是建元元年。”
  “建元元年?是……”
  是古代的朝代名稱嗎?
  “皇帝是誰?”她深呼吸的問道。
  “劉徹。”
  “劉徹?!”
  莫云萬萬也沒有想到,那一場地震墜崖,竟然就掉到西漢來了……
  “怎麼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啊!莫云?!”
  他正想埋怨她居然連這個都不知道時,卻見她雙腿一軟、眼睛一閉地昏倒在他的懷中。
   
         ☆        ☆        ☆
   
  “嗯……頭好痛……”
  當莫云幽幽地從昏迷中醒過來時,她發現一雙黑眸正直勾勾地盯著她。
  昏迷前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來,她想起她居然會落人一個荒謬至極的處境之中。
  到了古代!
  尚未從如此巨大的驚嚇中平靜下來,她的注意力又被眼前動都不動的男人吸引。
  他寒冰的板著一張臉望著她,令她心中涌起了強烈的不安。
  “怎麼了?這樣瞪我?”她小聲問道。
  他還是一直瞪著她,不置一詞。
  她發現他真是一個不好溝通的人。
  同時她注意到自己已換上一襲白色的衣裙,雖然挺不習慣的,可是總比赤裸裸只裹一條被子好。
  其實仲秋不是在生她的氣,他只是被她全然樸素的裝扮震住了。一件素服就教他看得移不開目光,那如果細心打扮,他豈不是會為她心蕩神馳。
  但不論如何,光想到她的誘人胴體,他的理智便備受考驗。
  “喂!你怎麼不說話?”莫云終于忍不住的叫了他一聲。仲秋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盯著她失神,差點忘了正事。
  他輕咳一聲,假裝平靜的凝視著她。
  “你說你不是莫龍的女兒,那我帶你去見一個人,就可以證明了。”他用著比以往更加冰冷的語气說著,极力忽略她一小綹秀發落在她胸前雪服上所引起他的無限遐思。
  “真的?!”她高興的大叫一聲,卻引來他眉頭蹙得更深。“你為何這麼高興?”
  注意到他的不高興,而他的警告此時像潮水一樣回到了她的體內,擔憂害怕又回到了莫云的眼中。
  “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你的仇人,因為我根本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我來自未來,很久、很久以後吧!總之,我不知道要怎樣說才可以說清楚。”
  “一切等見到那個人再說吧!”說完他二話不說的一把拉她下床。
  莫云本以為他會馬上甩開她的手,沒想到他反而緊緊地握住,帶著她出房往大廳走去。

待續...上為非本人之作品由他人網站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0911021783 的頭像
a0911021783

放棄,真好

a09110217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请问第四章在哪里 我好想看 超级好看